<bdo id="6khuo"></bdo>
<track id="6khuo"></track>
<track id="6khuo"><div id="6khuo"></div></track>

<track id="6khuo"></track><menuitem id="6khuo"></menuitem>
  • <tbody id="6khuo"></tbody>
    <track id="6khuo"><div id="6khuo"></div></track>
  • <sup id="6khuo"></sup>
    <track id="6khuo"><div id="6khuo"></div></track>
     
    記憶中中秋的味道,是獨屬于家鄉的味道
    來源: | 作者:pmo5875fd | 發布時間: 2018-09-24 | 177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  兒時記憶中的中秋,月亮是干凈的,淡淡的月光落在藍色的瓦楞上,灑在老舊的院子里,照在一家人心滿意足的笑容里。

      “誒,中秋去哪玩?”“打算北上,你呢”“我呀,我想去江南”。


      人們都還在討論中秋假日去哪玩的時候,我的一顆心,卻早已飛向了我的家鄉。


      記憶中中秋的味道,是獨屬于家鄉的味道。


      兒時記憶中的中秋,月亮是干凈的,淡淡的月光落在藍色的瓦楞上,灑在老舊的院子里,照在一家人心滿意足的笑容里。



      記得那時,每到中秋節的晚上,家里人都聚會在一起。伴著夏末的余熱和瓜果的清香,一大家子人圍坐在小院的葡萄藤下,頭上一輪明月,手里一塊月餅,老人指著月亮上的陰影說那是嫦娥的玉兔,小孩兒便伸長了脖子,試圖找到月亮中的仙女兒嫦娥。



      小時候生活條件簡陋,吃到肉和零食的機會比較少,就覺得一年一次的中秋月餅,是難得的美味。那時的月餅,大多都是五仁兒的。月餅餡兒里,有打碎的花生、芝麻、瓜子仁、核桃仁。最讓人記憶猶新的,是餡兒里一紅一綠兩種彩色的軟糖,叫青紅絲。



      除了月餅,院里的石桌上還會有一盤掰開了的石榴、一盤熱騰騰的紅燒肉和一碗帶著濃濃豆香味的熱豆腐湯。


      石榴是自家院兒里摘的,到了中秋,有些石榴在樹上就已經開裂,這種石榴面兒不好看,味道確是極好的。父親會在中秋夜把他們摘下來,掰開,供家里人一起享用。



      紅燒肉是母親的拿手菜。母親做的紅燒肉,肉是五花三層,吃在嘴里皮連著汁,入口即化,肥而不膩,美味不可用言語來形容。


      豆腐也是自家磨的。小時候家里有磨盤,每到節日,家里就會起早著手磨豆腐。先是把提前泡軟的黃豆倒入石磨中,將黃豆磨碎后,倒入鍋中煮沸。然后隔去豆渣,將沒有一絲雜質的豆漿倒進木制方格中,加入發酵后的老漿使其凝固,再用屜布勒緊包好,在上面壓上一個木蓋,在木蓋上壓上兩塊大石頭。約莫一個鐘頭兒的時間,豆腐便做好了。掀開來看,白白嫩嫩的豆腐散發著濃濃的豆香,至今都忘不了那種魂牽夢縈的香甜味道。



      圓月,玉兔,五仁月餅,熱豆腐,成了我對中秋最深的印象。


      只是后來,吃慣了各式精致美味的點心,曾經的月餅再也不曾提起。都市的夜空只有霓虹閃爍,很久也不見月亮,更尋不見家里中秋那晚的月光和記憶中的中秋味道。


      所以,只要趕上中秋,無論自己身在何方,齊魯大地亦或是煙雨江南,無論多晚,哪怕是披星戴月,我也會采擷最美好的祝福,趕往家人的身旁。



      因為我知道,那座叫做故鄉的小城,帶著那些鮮活的年少時光,在心頭縈繞呼喚著我;而我的家人,也必定歡聚在家中,等候著我回家團圓。


      對于余光中來說,鄉愁是一枚郵票,是一座墳墓,是一道淺灣。而對我而言,鄉愁僅僅是一種味道,那是極為平常的,在我心里卻難以割舍的味道。




    真实国产老熟女无套中出